泉籍著名诗人余光中 人生如歌 九十载沧桑化乡愁

编辑:小豹子/2018-09-02 16:15

  ■本专题报道:东南早报记者林福龙 陈玲红 张素萍 李波玲 王柏峰 庄丽祥 文/图

  人生如歌 凤凰彩票网(fh643.com) 九十载沧桑化乡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12月14日因病去世,享年90岁。

  余光中,1928年出生于南京,祖籍泉州永春。1950年,他随家人迁居台湾。2003年,时隔半个多世纪,他终于踏上了回乡之路,回到永春故居完成“寻根之旅”。他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创作,是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和优秀翻译家。梁实秋曾称赞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先生驾鹤西去,《乡愁》成绝唱。消息传来,一时间,泉州各界悲恸,网上缅怀诗文满屏。昨天,早报记者驱车赶往先生祖籍地——永春县桃城镇洋上村,采访先生的儿时玩伴、宗亲好友、知音后辈,回忆老先生在泉州留下的点点滴滴,还原大家心中的乡愁诗人。

  余光中的永春祖厝

  余光中的永春祖厝

  余光中(摄于1970年)

  余光中(摄于1970年)

  ■人生轨迹

  酿制“乡愁”的四段时光

  余光中,1928年生于南京,祖籍福建省泉州永春。几乎从9岁那年起,因战乱离开南京后,他似乎一直在辗转寻找“家乡”。去了台湾后,又去了美国,到了美国后,又去香港。一直到1985年,他已57岁才定居台湾高雄。对于这一生走过的地方,他曾这样概括说:“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

  9岁 母亲挑担逃离南京

  生于南京的余光中,9岁因战乱而逃离故乡。母亲把幼小的余光中用扁担挑在肩上一路逃,日军就在他们后面追赶,他们幸得脱险,先到常州后来辗转越南到了重庆。

  十几岁的余光中一心向往的是逃离这个闭塞落后之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正是为了这个夙愿,余光中在考大学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外文系,他觉得这是自己走出去看世界的唯一路径。同时考取金陵大学与北京大学外文系的余光中,因为母亲的挽留,选择留在南京。1947年,余光中就读金陵大学外文系。

  1949年,余光中离开大陆时,他已经21岁。后来在说乡愁时,他表示:“我庆幸自己在离开大陆时已经21岁。我受过传统《四书》、《五经》的教育,也受到了五四新文学的熏陶,中华文化已植根于心中。”余光中说,“如果乡愁只有纯粹的距离而没有沧桑,这种乡愁是单薄的。”

  22岁 随家南迁宝岛台湾

  1950年5月随家人南迁至台湾。28岁的余光中与来往了六年之久的表妹范我存结婚。余光中谈婚姻时,曾这样说:“在精神上我们能契合,而且她能充分和我的事业、我的朋友融成一片。”后来,他与妻子生育了四个女儿。为了继续深造,1958年,余光中到美国进修,获爱奥华大学艺术硕士。毕业后回台任教,其间曾两度赴美任多间大学客席讲师。

  1974年,他到香港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在香港工作生活了约10年之久,直到1985年9月,他才离港回台,定居高雄市,任“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兼外国语文研究所所长。对于这一生走过的地方,他曾这样概括说:“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

  43岁 再回台湾写下《乡愁》

  1971年,深造后再次回到台湾时,余光中写下了《乡愁》。他曾这样解读这首诗:“蛮写实的”:小时候上寄宿学校,要与妈妈通信;婚后赴美读书,坐轮船返台;后来母亲去世,永失母爱。诗的前三句思念的都是女性,到最后一句我想到了大陆这个“大母亲”,于是意境和思路便豁然开朗,就有了“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一句。

  他说:“从21岁负笈漂泊台岛,到小楼孤灯下怀乡的呢喃,直到往来于两岸间的探亲、观光、交流,萦绕在我心头的仍旧是挥之不去的乡愁。”一直到1992年,余光中才再次踏上大陆的土地。他说:“初到大陆,所见所闻,令我兴奋不已。但我也看到洞庭湖变小了,苏州的小桥流水被污染了,这些让我也产生些许失望。但此后去大陆多次,那里的变化之快让我惊异和兴奋。”

  75岁 回乡寻根一偿夙愿

  2003年,他踏上福建家乡的土地,展开他的寻根之旅。此后,他至少四次到过泉州,为泉州的魅力城市作代言,用脚一步步丈量出洛阳桥的长度,把自己的书籍墨宝放到余光中文学馆中。

  ■人物专访

  玩伴余江海:如今,他在那边,我们在这边

  余光中7岁时,曾回到永春县下洋村的祖厝住过半年左右,并在下洋小学上学过一段时间。这段时光里,余老有一个很好的玩伴,当时就住在他家隔壁,叫余江海,今年已经93岁了。

  “还想着他什么时候能再回来一趟,大家再见个面。”余江海默默地说了一句。老人回忆,小时候两人都喜欢爬树,经常爬屋后的那五棵荔枝树。余光中虽然比他小三岁,爬树比他还快。有时候他们也玩掷石子,一开始余光中不会玩,余江海教了他两下,他就学会了。余光中还很调皮,喜欢坐在屋后墙角一个磨豆子的石磨盘上,然后让余江海推着石磨转。余光中不怕摔着,余江海也不嫌他重。

  至今,那个石磨盘还一直放在那个位置,磨盘还在,余老却走了。老人一边走一边默默念叨着“光中走了,光中走了……”

  宗亲余秉足:文学大家,其实还是个孩子

  余秉足和余光中是宗亲,两人在血缘上的关系并不算近,但自2003年起,他和另一名宗亲几乎成了余光中和家族联系的中间人。平时,他叫余光中叔叔。

  昨日午饭间,余秉足从网上看到余老去世的消息时很震惊,马上微信联系了余老的二女儿余幼珊。过了一会儿,余幼珊就回复了他的微信:“是真的,很突然。一口痰卡住,吸不到气,就走了。现在在念佛,不方便接电话,抱歉。”余秉足叹了口气。

  “2003年他寻根之旅时,我第一次见他。此前他一直是在长辈当中传说。那时候他已经白头了,但非常亲切。”余秉足说后来宗亲甚至县里有什么活动需要联系余老的,都找他帮忙联络,渐渐地他和余老的联系也就多了。

  2015年,永春县筹备建设余光中文学馆时,余秉足陪同当地领导到台湾拜访余老,那是他第一次到余老的家中。一天晚上,余老和他回忆起了童年,那五棵荔枝树、一起爬树的小伙伴,小伙伴推着石磨盘,而他坐在磨盘上转。余秉足说,那天晚上,让他觉得白了头的文学大家其实还是个孩子。

  文诗璀璨 五彩笔写“四度空间”

  ?

  

  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四度空间”。涉猎广泛,被誉为“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现已出版诗集21种、散文集11种、评论集5种、翻译集13种,共50种。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

  他的诗风因题材而异。表达意志和理想的诗,一般显得壮阔铿锵,而描写乡愁和爱情的作品,一般显得细腻而柔绵。

  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且兼有中国古典文学与外国现代文学之精神,创作手法新颖灵活,比喻奇特,描写精雕细刻,抒情细腻缠绵,一唱三叹,含蓄隽永,意味深长,韵律优美,节奏感强。他因此被尊为台湾诗坛祭酒。他的诗论视野开阔,富有开拓探索的犀利朝气;他强调作家的民族感和责任感,善于从语言的角度把握诗的品格和价值,自成一家。

  余光中先生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热爱中国。礼赞“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他说,“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他是中国文坛杰出的诗人与散文家,他的名字已经显目地镂刻在中国新文学的史册上。

  诗歌,不止“乡愁”

  从《舟子的悲歌》《蓝色的羽毛》,到《钟乳石》《万圣节》,再到《莲的联想》《五陵少年》,余光中的诗歌不仅内容上涉及亲情、友情、历史、自然等,而且风格多变,恰如他自称的“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

  散文,不止“小品”

  “白以为常,文以应变”“俚以见真,西以求新”,余光中要求语言是立体的,这十六个字是他的座右铭。“右手写诗,左手成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文学大师梁实秋曾这样评价余光中。余光中认为,散文是一切作家的身份证,诗是一切艺术的入场券。

  评论,不止“学究”

  “以诗为文,以文为论。”余光中说评论家也是作家,不能逃避作家的基本条件。评论文章必须清畅;文学评论的内容即文学,包括作家、作品,不应该包括一定的文艺现象和文学思潮等,这些内容的一个主要特质即都富于形象。他认为评论不止维持学究气,除了引经据典、文末加注、术语繁多,并附原文之外,评论家应该流露真性情。

  翻译,不止“准确”

  “翻译,乃大道。”余光中对翻译的态度“是认真追求,而非逢场作戏”。他的译作包括诗、小说、戏剧。作为“白天用英文教学,晚上用中文写作”的语言大师,余光中做起翻译自是得心应手。他认为,翻译是把原文变成另外一种文字,在翻译过程中,要透过原著想清楚作者在想什么、在说什么。译者“日与伟大的心灵为伍,每能超凡入圣”,译者“寂寞独享的特权”是与原著心灵相通。

  2011年4月,余光中在泉州谈艺术创作

  2011年4月,余光中在泉州谈艺术创作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乡愁》节选

  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

  东西塔对望究竟多少年

  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

  多少船驶出了泉州湾

  ——《洛阳桥》节选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

  在刹那,在永恒

  ——《等你,在雨中》节选

  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一次,在我生的开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

  ——《今生今世》节选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当我死时》节选

  ■人物专访

  永春余光中文学馆负责人周梁泉谈大师作品

  乡愁, 是人类永恒的情感

  风景秀丽的桃溪之畔,一座依山而修、白墙灰瓦的建筑物,充满乡村传统建筑气息,这就是永春余光中文学馆。

  “获悉余老过世的消息时,我正在接待客人,十分震惊。”该馆负责人周梁泉心情沉重地说,余光中老先生作为永春杰出乡贤、代表性乡愁诗人,他对家乡永春,一直怀着浓浓的情感。

  祖籍永春的诗人余光中是享誉国际的文学大师,其人其诗无不烙上深深的闽南文化印记,成为海峡情缘的文化意象,其代表作《乡愁》展示的家乡情结,更是深深融入炎黄子孙的血脉之中。

  余光中文学馆由小剧场、非遗展厅和余光中文学展厅等部分构成,其中文学展厅分三大篇章:乡愁四韵、四度空间和龙吟四海,每个篇章分若干小节。目前,馆内藏有余光中手稿400余张。全年无休免费对外开放。

  周梁泉说,老先生诗中的乡愁,内涵丰富,超越海峡两岸情感,是属于每个人的,是全人类永恒的情感。他认为,并不是说只有游子才有乡愁,恰恰相反,即使身在家乡也要有乡愁。现今许多人,正是处于“身在故乡”却“失去故乡”的状态。由于时代的变迁,许多美好的东西正在消逝,急需保护和传承。

  他介绍,余光中文学馆开馆两年多来,已接待海内外游子、学者达30多万人次,他还透露,今年11月11日,永春已启动万亩乡愁园建设项目,“以文学馆为核心龙头,打造传统文化聚集地和体验区,这也是余老一贯坚持的对传统文化保护与传承的理念”。周梁泉表示,尽管老先生已驾鹤西去,但“乡愁”精神永存。

  情系桑梓 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游子恋乡爱得深沉

  2011年回乡,余光中漫步洛阳古桥,并为洛阳桥赋诗。

  2011年回乡,余光中漫步洛阳古桥,并为洛阳桥赋诗。

  “我说一个人啊,不离开家乡,不知道家的可爱;不离开国,不知道国的可贵;做过一次浪子,再回头,才知道家乡的特别可爱,才知道家的意义。”阔别70年重归故乡永春,余光中在演讲中深情地说。

  余光中对故乡泉州的眷恋和爱,是如此深沉。

  重归故乡永春,他说“终于圆梦”;第二次来到泉州,专程为泉州申报“中国魅力城市”担任城市推荐人,他说“感到特别自豪”;第三次来泉,他为洛阳桥赋诗一首,为家乡留下新诗篇……

  他说“洛阳桥完全可媲美都江堰”,他又说“桃溪水流过的地方都是我的故乡”,他甚至对永春古厝后的五棵荔枝树念念不忘,甚至专门赋诗《五株荔树》,寄托那绵绵不绝的思乡情愫。

  【第一次】

  阔别七十载重归故里,他说——

  “解我乡愁 幸有此行”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2003年9月17日,站在永春县城的云龙桥上,余光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中双手紧紧地握住前来迎接的侄儿余汉星的手,眼里噙满了泪水,久久说不出话来……这是阔别故乡近70年后,余光中第一次回到故乡永春。

  永春县桃城镇洋上村是余光中的祖籍地,古时又称高阳堡,高阳余氏在此生活已有600多年。五六岁时,余光中曾回过永春,住了半年后便离开了,从此再没踏上故土。但多年来他一直和故乡的亲人保持着联系。

  那年清明,余光中已买好机票,拟返永春寻根谒祖,然而好事多磨,因非典缘故耽搁了归程。9月10日至21日,余光中应福建省文联等部门之邀,终于有了八闽之行,更有永春寻根之旅。用诗人原话来说,叫做“八闽之行,一尝半生夙愿,收获之丰可期”。

  在离开洋上村后,本社记者在一张白纸上向余光中写出一个问题:“解我乡愁 唯有□□?”余光中挥笔写下:“解我乡愁,幸有此行”。

  【第二次】

  应邀担任泉州“申魅”推荐人,他说——

  “我为家乡感到特别自豪”

  2004年8月,余光中第二次故乡行,此次他是特地为了泉州申报“中国魅力城市”而来。

  当年6月,泉州确定将参评央视“中国魅力城市”。按照要求,参评城市必须有城市推荐人,而且推荐人必须是知名人士或名人。消息一经传出,乡愁诗人余光中呼声甚高。泉州组委会先后六次与余光中通电话,对于泉州方面的极力邀请,余老很快给予积极回应,他表示同意担任泉州的“魅力城市推荐人”!

  2004年8月18日,余光中再次返乡。在泉州的两天时间里,他顶着酷暑走访开元寺、洛阳桥、崇武古城、泉州海交馆、灵山圣墓、清净寺和天后宫,领略家乡风土人情。他说,泉州历经1000多年,宗教文化多元,景点非常多,家乡名人众多,“特别是有郑成功这样的一代名将,为此我感到特别自豪”。

  8月21日,余光中随泉州参展团赴京,其间,他亲自撰写为时3分钟的“魅力城市推荐陈述辞”,充满诗情和乡情的陈述辞,用诗的语言表现了其令人敬佩的学者气质。最后,央视主持人与他进行采访式对话交流,余光中凤凰彩票官网(fh03.cc) 凭借深厚功力和深情的陈述,生动地展现了家乡独特魅力,成为泉州成功申报“魅力城市”最有力的一张王牌。

  【第三次】

  用1060步走完整座洛阳桥,他说——

  “洛阳桥完全可媲美都江堰”

  江畔何客初游桥,江桥何年初见客。2011年4月22日上午,余光中偕夫人范我存漫步于“海内第一桥”洛阳桥,当他的足迹与历史的脚印重叠,他决定为洛阳桥赋诗一首,为家乡泉州留下新诗篇。

  从没听说有人从洛阳古桥走过时,是像先生那样一步一步默记心中。踏在一丈五尺宽的石桥上,当市文管所工作人员介绍泉州还有座五里桥时,他立即想到了永春“那有条五里街”;当了解到洛阳桥牡蛎筑基法且经大地震而屹立不倒时,他深受震撼:“洛阳桥完全可以跟都江堰媲美,中国古人,了不起!”半个多小时,从南到北,他用1060步走完整座洛阳古桥。

  这是余光中第三次回乡。这一次,他走访洛阳桥,参加华光摄影学院“世界文化名人村”奠基仪式,被华光摄影艺术学院聘为首席教授。为期四天的故里行,他还续写自己的名篇《乡愁》,并于泉州府文庙惠风堂留下新诗作。

  在返回台湾后,余光中只用了一天时间一气呵成,从初稿到定稿仅用2天,创作出40句长诗《洛阳桥》。2011年5月26日,余光中新作《洛阳桥》在泉州首发,台湾文联主席、海峡两岸和谐文化交流促进会会长陆炳文受托,带着新作手稿出席当天的首发仪式。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再回永春题诗赞母亲河,他说——

  “桃溪水流过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

  “只要是桃溪水流过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我一定不会忘记。”2011年10月10日,余光中与夫人再回永春省亲谒祖。此行为期仅一天,他专程参加永春洋上小学百年校庆。“百年前,我的祖父创办了洋上小学,为了祖父、父亲和他们培养出来的许多人,我应邀回来。我要鼓励家乡孩子们不要忘记美丽的中文,纵使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英文,我们也不能忘了母语。”余光中说。

  时隔一年后的2012年10月16日,余光中第五次来泉。他与夫人亮相泉州“世界文化名人村”,成为入驻该村的第一位“村民”。在名人村“余光中馆”里,余光中坐在松木书桌前笑说,“这套书桌是我的接生婆,我要在这生下很多优美的诗歌”。

  2012年10月17日,余光中在与家乡永春的人士座谈时,在了解家乡母亲河桃溪流域综合治理成效后,他欣然题词盛赞——“清水一湾舞白鹤,风光两岸映桃源”。而得知家乡正创排当代交响诗剧《乡愁》时,他很高兴并表达感谢。

  2012年12月20日晚,交响诗剧《乡愁》在泉州艺校文化艺术中心上演,这场演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观众——余光中。“非常感动!”他说,非常感谢家乡人民精心创排了这部交响诗剧。

  【第七次第八次】

  为永春余光中文学馆揭牌,他说——

  “我的故事,开始于永春”

  “我很感动永春以我的名义建造文学馆。”2015年9月12日至16日,余光中携妻子范我存、二女儿、四女儿回到永春,当时余光中文学馆正在布馆。

  “我的故事早在我出生前几年,就开始于永春。”余光中从父母亲的爱情故事讲起,带家人到古厝鼎新堂,当看到古厝后的五棵荔枝树,他说,“(荔枝树)每年可以收500多斤的荔枝,在祖先的土地上长出这么多的果实,这种自豪是他方所没有的。”也是在这一时刻,他决心要写一首诗,名字叫《五株荔树》。

  同年11月,正值第十四届亚洲艺术节暨第二届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举行之际。11月8日,永春县余光中文学馆正式开馆,余光中亲临现场揭牌,他的新诗《五株荔树》的手稿也被收入文学馆。他深情寄语:“永春是我祖籍之地,也是我根源之所在;很多台湾人来大陆寻根,两岸最长远的还是文化上的交流。”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当听说泉州承办第十四届亚洲艺术节的消息后,余光中特地为泉州送来祝福。今年10月,得悉三名永春女子建立了永春县和光公益书屋,余光中颇为赞赏,特地题写招牌,并寄来他的朗诵会光碟鼓励后辈。

  缘结心间 刹那永恒终成追忆

  余光中回到泉州时,对早报报道他再次踏入家乡的新闻啧啧赞赏。

  余光中回到泉州时,对东南早报报道他再次踏入家乡的新闻啧啧赞赏。

  余光中先生辞世的消息传来,泉州各界深感痛惜。2011年4月踏访泉州洛阳桥之前,余光中曾特地通过东南早报向早报读者问好,并为早报题词:“雄鸡一啼东南晓”。他还通过早报邀请泉州读者“希望大家来台湾走走,如果来了,一定要到高雄,咱们见见面”。

  如今,他带着《乡愁》离开,逝者已矣,但他的故事留在了人间。他一生思考着生命的始终,明知宿命般的结局,却依然要与永恒拔河。我们只能缅怀泰斗,用一个个回忆的瞬间,与诗翁最后道一声:一路走好!

  寄语早报:“雄鸡一啼东南晓”

  余光中先生为东南早报读者送上问候

  余光中先生为东南早报读者送上问候

  2011年4月21日上午,余光中偕夫人范我存来到泉州,此行他准备为泉州洛阳桥赋新诗。早报记者在泉州一家酒店有幸专访到这位“乡愁诗人”。专访前,余光中特地通过东南早报向早报读者问好,并为早报题词:“雄鸡一啼东南晓”,对早报给予了高度评价。

  当天上午11时许,83岁的余光中走下轿车亲切地向迎接者微笑致意,尽管银发稀疏、身躯清瘦,年逾八旬,余光中依然步伐轻盈,精神矍铄。在诗迷的簇拥下,余光中下榻酒店,随后他在酒店茶室,品铁观音、忆开元寺、念洛阳桥、话德化陶瓷、看变色马克杯魔术般变色……

  在近1个小时里,余光中与记者谈家乡、谈诗歌、谈爱人、谈伉俪情深的“秘诀”。

  他对家乡的山山水水、文物瑰宝仍念念不忘。回忆起2004年受邀担任泉州参评“中国最佳魅力城市”推荐人时,他惊叹于洛阳桥神奇的架桥法和文化底蕴,但因当时天气炎热,让人汗流浃背,未能好好回味,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重走一遍。

  谈及写作计划,他说:“目前我生活的三分之二时间都在别人的安排和设计之中。我就像在放风筝,风筝飞远了,我想收线,但是风不让我收线。”他建议年轻人要多读书,读书可以改变人的气质,增加人的内涵;还要多交朋友,与古人交朋友,与当代的智者交朋友,甚至与外国人交朋友,这样可以开阔眼界。

  谈到婚姻中夫妻恩爱的秘诀,他说:“婚姻如果出问题,责任一半在自己。如果夫妻双方不相互配合,不懂得相互让步,婚姻就不可能长久。”

  邀请读者:“来台湾咱们见见面”

  多年来余光中每一次故里行,早报记者都紧跟诗翁脚步。

  2011年,早报记者拨打余光中在高雄家中的电话,采访的最后,他通过记者向泉州读者发出了邀请:“现在两岸交流频繁,希望大家来台湾走走,如果来了,一定要到高雄,咱们见见面。”

  ■友人追忆

  他或许曾经因时代成见而保守,可是数十年来在风吹草动、价值混乱中忠于自己的真实情感、执着于自己所信仰的美学,不随浪潮的推涌而附从漂流,可以说,走得“光在心中”。

  ——龙应台(著名作家)

  余光中所代表的是1949年以后迁徙到台湾的年轻世代,他们经历过战争,他们是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后来在台湾读了高中、大学,在大学的时代他开始文学创作,他们的诗歌文化中都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但是对传统文化也有一些叛逆和创新。到台湾以后他们的诗中有浓厚的乡愁、对故国、对家园、对父母亲的一辈、对历史有很深厚的情感。

  ——杨渡(著名作家)

  2011年曾在高雄见到余老,当时他从容脱下绒帽和风衣,显露出一身清瘦的躯体,白里透红的脸庞,闪烁着一股智者的光芒,这或许就是千金难买的“老来瘦”吧!谈到家乡泉州,谈到东西塔和洛阳桥,余老还郑重地介绍了他前年作为泉州市形象代言人站在央视舞台上的情景,言语中充满了泉州人的自豪。

  ——吴其萃(泉州华光职业学院董事长)

  记得1995年余光中先生和夫人到厦大讲学,我还充当“保镖”,护送先生和太太突破热情的厦大学生之重围,来到厦大一条街上的晓风书屋。当时觉得,会在美国高速公路飙车、会写出《我的四个假想敌》、写下诗作《乡愁》的余先生瘦小文弱,与笔下带给大家的印象实在不一样。他与太太都亲切和蔼,用闽南话和我们漫谈着家乡种种。言犹在耳!先生一路走好!

  ——连真(风雅颂书局总经理)

  ■网友缅怀

  @美目扬:听听那冷雨,一代巨匠乘风去,念念此乡愁,千古诗情入梦来。

  @地瓜:年少不识愁滋味,长大再读泪两行。作为闽南游子,以此沉痛悼念余老师。

  @良木:古时候的乡愁是“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余老先生的乡愁是“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而我们的乡愁是父母的愁,“常回家看看吧”。

  @老灰尘:天堂需要诗人去谱写诗章,于是带走了您。

  @月色似琉璃:想起多年前去台湾,在枋寮火车站等车的时候,候车厅的墙上挂的就是余光中先生的《车过枋寮》。小小的火车站只有一个月台,却因为先生的诗生动可爱起来。先生写过的《寻李白》其中几句,也是我心里描写诗仙的绝响。先生走好,感谢您写下的那些温柔美好的诗句。

  @一苇:喜欢余光中的两首诗:一首《乡愁》,中学时代就背下来了;一首《乡愁四韵》,经罗大佑谱曲,并配上罗独有的唱腔,一唱三叹,让乡愁的哀婉忧伤直入听者心底……此时此刻,唯有祈祷诗人,一路走好。